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云亮

未来纪元×星航指挥官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殊途——
星航指挥官诸葛亮作为法师初入王者峡谷,因其技能伤害犀利,锋芒毕露。
加上未来纪元赵云将军的倾力辅助,诸葛很快被冠以新一代“峡谷杀神”。
军师指挥从无疏漏,将军执行从未失误。
无论是抓人还是反野,青蓝色的战士先手开团,冰蓝色的法师后手收割,二人配合无间,无往不胜。
还是孙尚香看出了端倪,赵将军未免对军师太过关心了。
兵线人头留给军师自是不用说,打野战士赖以生存的蓝buff也毫不吝惜,若不是自己把红buff看的紧,不然也得被诸葛拿去。
“赵将军对军师这样好,莫不是拿军师当自家的夫人了?”
孙尚香有意调侃,本是想旁敲侧击,要将军拿捏三路平衡发育。
不想那赵云竟答:“是。”
醇厚干净的声音落地,炸起一道无声的惊雷。
诸葛军师的脸上挂着红云,凑热闹的将士面面相觑。
心意明了,这二人的关系没什么起伏,却也是微妙。
一直到诸葛亮被削弱的那一天。
伤害不在高额,位移也缩短,尚未适应改动的星航指挥官在中路险些被单杀。
赵云及时赶到,救下残血的诸葛,并拿下一血。
昔日的天骄,此刻颤抖着站在将军的身后。赵云嘴上不说,心里确实疼的厉害。
那一场比赛,子龙持枪手刃二十余个人头,打爆三路,强拆水晶,战绩傲人却换不回心上人眉头一展。
是夜,将军来峡谷训练营寻人,果然自家军师在那里苦练。
诸葛亮是天才,但从不乏刻苦。
弥补差距不是一夜就能做到的事,别说诸葛,凭谁都不行。
赵云看着诸葛气喘吁吁的背影,大步上前,扳过诸葛面向自己,低头对着指挥官累的发白的双唇,重重一吻。
赵云的脚步声,诸葛已是听了千千万万遍,纵使这一吻突然,他也只是惊讶而没有拒绝,赵云似是得到许可,拥人入怀,吻得更是深情。
和扣住嘴唇的霸道不同,赵云的舌头在诸葛的口腔里温柔却肆意,汲取着心上人的甜蜜远远不够,还卷着诸葛得舌一齐绵长,错愕得法师来不及反应,任由战士吻到窒息。
感受到了怀中人呼吸困难,赵云才不舍地离开。
诸葛被亲的发蒙,整个人还沉浸在方才的温柔里,拼命呼吸着空气,顾不上嘴边狼狈。
将军一笑,侧头舔舐军师嘴角牵出来的津液,又在他唇上轻轻一扫。
又是一阵酥麻快感,顺着脊梁一路攀爬,刺激着诸葛在迷乱不已。
“亮。”
听到有人轻唤自己的名字,诸葛猛地清醒。
“我可以保护你,你不必勉强自己。”

说着赵云欲上前再次拥住诸葛,不想诸葛一个撤步,躲开了他的怀抱。
“云。”
诸葛同赵云保持着距离。
“我知道。”
此刻军师的声音已是冷峻,他虽为法师,脆而不弱,虽然被削着实不爽,但是他也不需要被如此溺爱般的保护。
他是峡谷的星航指挥官,是被设定为自信高傲的天才。
他知道赵云是好意关怀,可心头屈辱感更甚。
沉默。
诸葛不愿看他,转过身去。
“你可曾……有一点心动?”
他听到赵云的声音略带呜咽。
“将军今日春风得意,想儿女情长莫要找错了对象。”
诸葛避而不答,半晌又道:“舞姬貂蝉不是迷恋将军许久么,将军若有意不妨去她那处走走。”
诸葛尾音带笑,想岔开这个话题。
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听到赵云的龙枪电流噼啪作响,额顷又平息。
回首,四下无人。
赵云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可是已没有机会解释。诸葛望着空且死寂的周围,连他消失的方向都不知道。
注定是一夜难眠。
清晨归来的赵将军成为峡谷焦点,子龙夜半寻貂蝉,彻夜舞蹈,一时风流言语铺天盖地。
冷峻的将军不做任何回答,颔首而对被人群簇拥。
诸葛默默现在人群外围,心中有话却无从开口。
“军师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人们的视线潮水般涌向自己,还有他的,一双亮蓝色的眼睛冷若坚冰,注视着自己时却炽热无比。
“赵将军。”
尴尬,这世界上也有他诸葛亮无法解决的问题,打了声招呼就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若他只是因为自己无心一句,就另寻芳草,那么那些温柔和那个吻,连同自己未说出口的心悦你,通通断送便是。
赵云看着诸葛亮离开的背影,胸腔一阵剧痛。
想那数月前冰蓝色的法师初入峡谷,是用怯生生的语气唤自己赵将军的,那认真又拼命的背影映入他的眼帘,从此他赵云发誓一生的视线只追随他诸葛亮一人。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昨夜绝世的舞姬貂蝉,倾尽她一生的技艺都没能博得他赵子龙一眼的垂青。

孙尚香坐在自己的炮弩上,侧歪着头,看了看诸葛,看了看赵云,轻轻叹了口气。
她听到了昨晚两人的对话,看到了两人接吻。
若将军等等再走,若军师早些回头。
只可惜,一步千里,一句三秋,一念错过,这两人便只剩殊途。
@MADAO34

emmm还是一步一步来吧自学线稿,有看出来我画的是谁的小伙伴评论下好不好😂😂

王者荣耀
信白

把信白写成我想要的样子,一人付出,另一人回应,温柔与宽容兼并。
那么处对象模式心照不宣的开启了。
我们说好的,信白应该从头开始。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part 7

飞镰划开皮肉,伤口深且宽,很难愈合。李白撩妹已是力不从心,光是坐着不动,纱布都会渗出血水,触目惊心。
韩信看着眼前的人疼的龇牙咧嘴,好像伤口在自己身上,隔天就把所有的药品家当带了过来,哗啦啦地抖落在李白面前。
“有能用的吗?”
李白内心哈哈哈哈哈×10086,这个韩信厉害了,太好懂了,跟大狗子一样。
他伸手摸了摸韩信的红发,本来想像拍拍狗头那样拍一拍,接触之后发现意外的柔软,玩了起来。
韩信见李白玩自己的头发玩的开心,也没有拒绝,直直的盯着伤口。
“何人所伤。”
李白没有马上回答,牵出一缕红发,萌生出编个小辫子的想法。
“谁能伤的了我啊,酒喝多了而已没注意草丛里蹲着个人。”
李白随口,继续手上的动作,但是胳膊抬得太高会牵扯到伤口,他便夹着胳膊编辫子,韩信似是察觉道了,微微歪头,让玩头发的人方便些。
“何人所伤。”
韩信又问了一次,语气冰冷。
“唉……那天确实喝多了,看见红红的一个人在那边晃,我就以为是你呗,这不就被偷袭了!”
李白小心周旋,并没有说出玄策的名字,新来的刺客型英雄嘛,想当年自己来峡谷的时候,也着急证明野区姓李,结果被一再削弱。
玄策其实不坏,但确确实实是个臭小子,下手还不知道轻重。剑仙心里抢了将军的台词,暗自发誓必将奉还回去。
“百里玄策?”
woc韩信你这个时候脑子怎么转的这么快?
眼看着搪塞不过去,李白就开始说瞎话:“嗯……对,长得还挺可爱的,挺像元芳的。我看他一个位移冲出来,结果不是你,失望了下,输了。”
辫子编的歪歪扭扭,丑的一比。
李白哈哈哈哈地干笑着编完了辫子,拍了拍韩信的铠甲,说着挺好看的,结果自己都不愿意瞅。
韩将军并不介意,坐直了身子,柔声对李白说了句谢谢。
他放轻的声音真好听啊,李白心想。撩人无数的剑仙,又想撩将军了。
“我说重言啊,你们将军不都是枪不离手吗?怎么这两日不见你拿着?可是怕了那怪医扁鹊了?”
李白嘴角一挑,掩饰不住的蔫儿坏。
“为你,无妨。”
韩信收下了李白的坏笑,一双紫蓝色的瞳,两个丰神俊朗的仙。
李白觉得那胸腔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啊救命不会画
画了自己的文里,被李白扎了小辫子的跳跳。
自己写自己画果然还是爽,真的好想学画画_(:3」∠❀)_

王者荣耀同人
云亮
突然有感
_(:3」∠❀)_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那日庆功宴,星航指挥官诸葛亮借着三分醉意,透露了自己想要娶妻的意愿。
皇家上将赵云在外执勤,闻有传言,是夜折返。
赵将军心悦诸葛先生数年之久,蜀军人尽皆知,诸葛本人也是知而不言。
赵将军头脑聪明,办事利落,相貌堂堂,交代的任务向来完美执行。有这么一个方便在身边,省去了诸葛不少麻烦。
只是在面对有关自己的事儿,赵云会略有激动。
所以当赵云戎装未卸气喘嘘嘘地闯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诸葛不意外。
但他开始觉得,这样的子龙是个麻烦。
出口责备,严苛军令,调赴远疆。
他把赵云调离自己远远的,把所有艰巨的任务都交给他。
赵将军觉得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多次险些送上自己性命。
他要成为配得上军师的人,他要重新回到冰蓝色指挥官的身侧,而不是无尽的军令和冷言冷语。
血肉之躯,终是无力。
龙枪电光流转不灭,一如痴情人的决心。
是我的无能阻碍了你的锋芒,我愿化作剑刃供你驱使,替你斩灭前方一切的未知。
诸葛不知什么人做了什么决定,只知深夜办公在没有适时的一杯热茶,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完美得系统替他打点好一切。
系统声音机械冰冷,意外的熟悉,听起来有点像久未谋面的将军。
这一仗不知不觉打了三月。
卧龙坐阵指点,子龙一骑当千。蜀军双龙已是无人能挡,胜券在握。
皇叔玄德设宴庆功 ,自家主公招呼着诸葛过来最为喧闹的正堂。
蓝色铠甲映入眼帘,似是故人却又不似。
子龙。
主公的口中说出这机械身躯的名字。
怪不得那非人所为的任务,他能轻松执行,怪不得万军之中,只有他赵子龙一人能取敌军项上首级。
冷静的军师颤抖着靠近战无不胜的引擎之心。
泪如雨下,没有理由。
原来是你,为我沏茶,替我分忧。
指挥官以激动之辞掩饰自己,想要出去走走。
自己闷在指挥中心已经百日有余。
诸葛抬头望天,阳光灿烂得刺眼。
今天是个好日子,
悠悠碧空,
万里无云。


王者荣耀
信白

喜欢上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儿,因为初见你的那一天天气不错,然后此后的每一天天气都不错。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6

解开了这个谜一样的误会之后,李白感觉自己多了一个小弟,特别厉害的那种。
他告诉韩信想看自己笑可以,远一点儿看,不许偷窥,不许突然窜出来。
也算得上是约法三章,韩将军果然守信,于是日常撩妹儿的太白,视野里总会多出一抹火红。
韩信得到许可,看李白看的很爽。
李白各式各样的笑容,被他看了个遍,撩妹儿时候魅惑的笑,抢红时候轻狂的笑,气狄仁杰时无赖的笑……
韩信本事了得,竟然把李白的笑容分门别类,脸上没什么表情,背地里还给这些笑划分了好看等级,最好看的当属李白对自己笑的时候,令韩将军满意的是,李白还没对别人露出过最好看的笑容。

李白倒是没在意这些细节,他对韩信笑的那两次,第一次是因为被夸了高兴,第二次也是因为被夸了高兴。之后的笑已经完全属于关爱智障小弟的范畴内了。

今日闲来无事,不想撩妹,太白只想打野。
视野里又出现了红色,他想都没想,以为又是韩信,嘴角一斜,碧色的眸子流转着自己都未察觉的柔软。
这个韩信真是有趣,平时一板一眼的,现在竟也能容忍下自己送蓝给法师了,偶尔会瞥见他盯着自己看的样子,认真又好笑,紫蓝色的眼睛明亮有神。剑仙觉得自己养了一条大狗。
可能是酒喝多了,李白忽然傻笑出来,虽然轻不可闻,有人趁着李白傻笑分神的一瞬,甩出飞镰勾中残血的蓝buff,打死,溜了。
徒留蒙了的李白。
李白迅速反映,将进酒追去,见那红色的影子抢了蓝之后非常的得意,打起了小野,应该不是韩信,他无声向那人走去,没料想,那人虽然得意,却未放下警惕,未等李白靠近,一道长链呼啸着袭来,青莲剑出格挡,碰撞的一瞬竟有火星溅射。

乖乖,力气不小。李白暗道。

“剑仙大人你来了。”
来者毫无遮掩,表明身份,手持双镰,魔种模样,猩红惹眼。
“百里玄策。”

王者峡谷的新人,不想这么快就碰见了。

“你哥哥没教过你抢别人蓝不对吗?你要抢的是敌方adc的红,来来来把蓝还给你李哥哥,我就不去守约那告状了。”
玄策不语,外着头看着李白,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李白个人是很喜欢毛绒绒的东西的,所以很喜欢李元芳,今天又多了个百里玄策,小小的一只,还这样看着自己,李白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
但这个想法,没有付诸行动。

“死人就不会和哥哥告状了吧?”
玄策笑着,露出虎牙,十分可爱。

王者荣耀
信白
谢谢看过的每一个人
求而不得,仍是难舍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5
李白不知道韩信经历过什么,但是他知道韩信有病,脑有病。
打完人之后还跟踪人,这回好了不跟踪了天天追着屁股后面抓人了。
妹子都撩不成,打个野的功夫韩信都能窜出来,要不是韩信不太清楚将近酒的技能,天知道自己落进韩信手里是个什么下场。
韩信这边则在为抓不到李白而郁闷,按说自己这三段位移,他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可就是连李白的影子都摸不着。
今天也是毫无收获,韩信看着李白消失方向,想着那日的光景,发誓要精进位移技能,讪讪而归。
还是赵子龙赵将军人好,见韩信一连几日都无精打采,开口询问何事。
“技不如人,追不上人。”
韩信直言不讳,赵云一惊,只是眼中闪烁,一晃而过。
“可是李白?”
“嗯……”
韩信承认了,尽管不那么情愿。
“你可清楚李白将进酒的第三段位移会回到起点?”
韩信眼睛瞪得老大,摇了摇头。
韩将军追着李太白不放这件事峡谷里人尽皆知,赵云打野不止一次看过这场面,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缘故。
“打匹配的时候,太白兄弟经常用这第三段位移逃脱追击,军师往往会让我在原地看住他分身,主公叫它蹲影子,是不是很好记?”
赵云说的言辞恳切,韩信听得十分受用。
果然第二天李白就被抓了。
心里一万句吃柠檬(这就是骂人的,取拼音首,怕被河蟹),哪个儿子告诉韩信这傻小子蹲我影子这一招的,千万别让我李某人抓住,不然我青莲剑歌刷死你。
李白的胳膊被韩信死死抓住,索性闭上眼睛认命。
等了好一会儿,胳膊还是被韩信死死抓住,自己保持着这个姿势有点僵了。
“韩重言你要杀要剐李某我绝不会有半点说辞,但是你这样抓着我我真的很难受!”
李白怒斥,韩信闻言松手。
白衣的剑仙活动下手臂,忿忿转身,看见身披重甲的将军别过头去并没有没有看自己。
“打吧,不就是说你跳了吗,至于这么追着我不放吗,李某我发发慈悲让你打一顿,你消气了就别缠着我了。先说好,不许打脸。”
李白把酒葫芦和剑一摘,席地而坐,准备迎接狂风暴雨。
谁想那韩信也撂下长枪,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相视而坐,在王者峡谷的野区里。
李白想自己的帅脸是不是快和扁鹊一个颜色了。刚要开口便听见韩信低声道:“我不是……要打你……”
沉默
“我是想看你笑一笑,但那天打你确实是因为你说我……”
沉默,李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脑子里飞速想着这小半月发生的事,好像想通了点什么,再看韩信板着脸不肯直视自己的样子,好笑道:“这就是你跟踪我还追着我跑了那么多天的理由?”
红发的将军轻咳了一声,把头偏的更厉害了,一缕火红垂下遮住侧脸。
李白再也忍不住,捶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之中还掺夹着韩将军可爱的字眼,韩信又羞又恼,忍无可忍地回头要李白不要再笑。
于是紫蓝色的眼睛里便映着这样的画面,白衣褐发的年轻人咧开嘴大笑不止,笑弯了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似是月牙还含着碧色的星辰。乍时风起,草木沙响,李白抄起酒葫芦海饮一番,杜康辛辣,惹得太白剑眉一紧,旋即又是大笑,恣意潇洒。
“韩将军,你看李某好看吗?”
韩信一直看着笑极狂饮的李白,若问这世间有谁半醉半醒还能英气不减的,只有这眼前一人。
“好看。”
不出意料的回答,躲在附近草丛的李元芳摇了摇头,在小本本上写下了韩信的回答,赶忙会去向狄仁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