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
信白

这一篇有点长
我想象中的信白,emm,重言没那么霸道总裁,太白也没有那么骚得辣眼。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4

张良听完韩信所述,终于知道刘邦为什么整天叫韩信雏儿了。
韩信打仗的本领没话说,偷野偷龙偷水晶,但是不打仗的韩信整个就是一个呆b。
还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
人家调侃你开个玩笑,你二话不说揍了人家一顿,然后一连几天跟踪人家,张良想了想韩信偷窥的画面,认为李白的行为可以理解,并表示剑仙的笔迹一定很好看。
韩信答是挺好看。
本来在一旁笑的打滚的刘邦见两个手下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突然严肃起来。韩信害怕这样的刘邦,见主公严肃,自己便更加的不苟言笑。
“重言,这事儿有问题的是你。你应该和太白好好说一说,道个歉。”
刘邦严肃归严肃,可提出的解决方案韩信并不太想接受。
韩信觉得自己没错,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郑重地答了句末将明白就提枪离开。
君主就是君主,话落就是铁则,拼上性命也要执行,至于进言是子房的事,他身为将军只需征战沙场。

他不打算向太白道歉。

王者峡谷里的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大部分的时间野区都姓韩。
偶尔会看到赵云给诸葛送蓝,还有至尊宝和紫霞,韩信全当没看见,因为二打一着实吃力。
但一路过上次同李白过招的野区,和李白写过滚字的野区,韩信的胸腔里就一阵抽搐,什么感觉说不好,总之就是难受,难受到右手握不住从未觉得沉重的枪。
韩信去找庄周了,庄周可算的上韩信为数不多的朋友。因为鲲喜欢被他偷。
庄周闻有人声,却没睁眼。
韩信见庄周闭眼,不知是睡是醒,没有叫他,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鲲倒是很诚实,一个咸鱼翻身主人就滚了下去,游到韩信身边上蹭下蹭,庄周内心一万个mmp。
“韩将军。”
庄周打了声招呼,韩信没应他。庄周抬眼瞄了下韩信,也不问,自顾神游。韩信很喜欢这种沉默的相处方式,伸手挠着鲲的下巴放松心情。
“庄子先生,重言近日……”
韩信想说心神不宁,可听起来感觉怪怪的,思索一番,没说。
然而庄周早已看穿一切,近日的韩信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只是眉宇间的杀伐不在,尽是犹豫。
“若不直言,便是心存疑虑,心若有疑,将军自己去探寻答案便可。”
庄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试一试能不能套出他的话。
“我不想。”
韩信回答的斩钉截铁,庄周表面上没有动作,心里已经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这韩重言莫不是在傲娇,结合最近峡谷里的新闻,估计是他和李白吵架了。

庄周轻笑
“将军曾言,在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可若不回头便无法胜利之时,将军该如何。”
韩信一时不语,轻轻推开还在耍贱的鲲,起身,颔首,走人。
庄周表示不知道韩信想通还是没想通,自己乱说的,太白你好自为之,然后还要联系周瑜,问一下能不能借个火把鲲烤了吃。

王者荣耀同人
信白

世间少有一见钟情,上天让我遇见你是为了告诉我,让我给你留个位置在我心里。

想看你们评论给我,但是既然是写给自己看的那大家就看个乐呵吧。谢谢给花的仙女姥爷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3
自从被打,李白看见韩信就溜之大吉,还不忘带上妹子跑。
韩信很郁闷又不是见面就要打跑那么快干什么?
但说实话,韩信很想见到他,想看他笑一笑,虽然心脏会有种被抓了一把的感觉,但是心情会变好。
韩信很想念李白的笑容。
想念到不惜在整个王者峡谷中乱窜跟踪到处撩妹的李白。
他终于看到了李白的笑容,但不是那天的样子。
李白对女性英雄的笑容像招牌似的,弧度精准漂亮,对话时声音会微微的放轻,更富磁性。
韩信听闻这种行为叫做撩妹,果不其然,与李白接触的女性会笑,会撒娇,高冷矜持的也会害羞,连孙尚香都脸红过。
韩信暗道一声厉害,因为大部分女性见到韩信的反应就是一个字,跑。
可是那日若桃花灿烂的景色还未出现,韩信依然进行着守约的特长——暗中观察。
嗯,王昭君也撩完了,不知道下一个是谁。韩信一边偷窥一边想,忽然注意到李白的动作。
太白提起酒壶,驱剑作舞,喝一口酒,身子就一倒,那把青莲长剑随着他的动作,在地上划上一笔又飞到剑仙一侧供他倚靠。
白色的裙裾翻飞,立起的衣领,让韩信看不清李白是何表情,只能看他的眼睛,碧色的眼睛在刘海的阴影下愈发幽深,好似要把韩信吸进去一般。
额顷,剑仙收起青莲,半醉半醒,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韩信原地蹲了一会儿,确认离开后,马上跳出来看看李白写的是什么。
地上的笔迹风骨凛然,只有一个字,滚。

王者荣耀同人
信白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能喜欢你吗——

part 2

虽说韩信和李白以前交过手,但是韩信并没有太在意李白的相貌,只记得他身法飘逸是个绝顶的高手。
但是韩将军第一次看清这个绝顶高手的样子时,第一反应是,好看。
盯了一会儿又觉得,
这人真好看。
五官轮廓清晰挺秀,薄唇皓齿,特别是褐发下的一双眼睛,清澈的碧色瞳眸看却起来深邃无比。
韩信就是盯着这双眼睛移不开了。
但是李白很尴尬,心说尼玛的韩信把我挑起来盯着看是什么癖好?
“你看什么?”
李白忍不住了。
“看你。”
韩信说话应该是没过脑子。
“为什么看我?”
“你挺好看的。”
李白一笑,觉得这个韩重言有意思,心里想的都是蓝buff,出口却是撩妹的套路,也好下次对昭君试试。
这一笑不要紧,俊朗明媚的笑颜被韩信一览无余。
褐发的人儿生的白皙,一勾嘴角笑带桃花,眼也弯弯,煞是好看。韩信呼吸一滞,手上的力气一送,枪和李白齐刷刷地掉进草丛里,还伴着一声夸张的“哎呦喂”。
韩信回过神,来暗自谴责怎能脱枪离手,委身冲进草丛就看到李白吃力地摆弄自己的长枪。
“给我。”
韩信冷冷地道,刚才的冲击仍在心头,他下意识地想和李白保持距离。
但李白似乎没听到,把玩的起劲:“哎我的小元芳啊,韩信你的枪这么沉,怎么还能跳那么高??”
红发的将军脸一黑,空手揍了剑(贱)人李一顿。

王者荣耀同人 信白

王者荣耀同人
信白

觉得韩信和李白的友谊应该从头开始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能喜欢你吗——

part 1
韩信一向认为打野的战士刺客要独来独往,这样无论是清兵断线,还是偷塔发育都有助于最后的胜利。
所以非常不屑同住枪兵宿舍的整天给诸葛送蓝爸爸的赵云。赵将军是温和的主,也不恼火,笑笑便道:“重言你还不懂。”
韩信不解,将事说与自家军师和主公。
子房闻言一推眼镜对赵云这种拿蓝给法师的行为十分赞赏,而君主则大笑不已,狂拍着韩信的铠甲:“重言啊重言,我的雏儿啊!”
韩信的眉毛一立,提枪走了。钻进峡谷里对野怪一顿胖揍,撒撒心头的无名怒火。一个两个,都拿胜败当儿戏,红蓝buff岂能说让就让?荒谬可笑。
韩信刚打完黑豹,想绕过石墙去打蓝,一靠近就听到有人对话。
“哎!李白哥哥把蓝让给我嘛~”
“可是我也想要啊,该怎么办呢”
“……”
“这样吧,妲己妹妹亲我一口,我就把它让给你吧”
听到这里已是听不进去,韩信抱着枪扶着额,怒火中烧,又是个送蓝给法师的缺b,位移越墙欲强行收割却发现空空如也。
“韩将军偷听得可还顺利?内容可还详尽?要不李某给将军复述一遍吧。”
身后传出清冽男声,褐发白衣的男子负着长剑,手提酒壶从草丛悠悠走出,口中衔着草叶,醉了一般身形不稳,轻轻靠在石壁上看着韩信。
韩信头也不回,冷哼一声,一个冲锋越到李白面前。李白嘴一弯吐掉口中草叶,身子向前一倒长剑出鞘入手,看似站不稳地就地一旋,竟躲掉了韩信的攻击横扫。韩信本就生气,遇到这种情况更是气极,出手凌厉狠毒,见横扫被躲开直接原地乱舞长枪,白衣的男子就在这乱舞中被枪尖挑中,简单的过招以李白的束手就擒而停止。
“怎么不躲?”
韩信和李白以前是交过手的,韩信知道李白的能耐不止于此。
“没技能了嘛,刚才帮妲己妹妹打蓝,将进酒给用了,你不都听见了吗。”
“轻浮。”
韩信问的冷峻,李白答的慵懒,长枪就这么挑着李白,一时无话。
可恶,可恶。
蓝已经没了,韩信恨恨地盯着一脸无所谓的李白,盯了许久。

。。。
。。。
这人是李白吗?

同人文
信白
写给自己看

荆轲,给点意见,给各位爸爸跪下!

人因欲望而步履年轻


只是一篇关于流浪动物的短篇脑洞 养猫人

(1.)

黄猫已经流浪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前,它被主人抛弃,那时也是和现在一样冷的雨夜。

它窝在塞满垃圾的胡同里,思念着早已记不清模样的主人。

凉意从肚皮蔓延,鼻子也嗅到血腥,思念终止。

黄猫缩成了更小的一团,橙黄的眼睛盯着另一只猫的尸体。

(2)

那是只花猫,死之前曾是这条街的霸主。

两个多月前,黄猫流浪到这里,远远地跟着花猫后面。

花猫很会向人类撒娇,恰到好处,经常得到来自人类出于爱心而给予的食物,黄猫跟在它后面没少沾光。

两个月,差不多天天如此。

撒娇,休息,撒娇,睡觉。

瞄准年轻女性的小腿,轻蹭,发出微弱的“喵呜”,效果总是很理想。

黄猫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但它不知道花猫是不是也这样想。

不过它猜花猫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

街上的十字路口开着一家海鲜副食店,店内挂着琳琅满目各式鱼干,香味诱人。从店里偷鱼干是一项刺激的挑战。

店长是个老头,皮肤黝黑,皱皱巴巴的,样子很凶。

花猫会观察,观察几天后,抓住时机叨住鱼干,逃脱。

黄猫不知道花猫是怎样办到的,但是黄猫明白了花猫总是受伤的原因。

店主老头为了烤鱼而特意打造的铁钎子当真是锋利无比,银灰色的,又细又长,还有因熏烤而留下的碳黑,像一把历经战争的宝剑。

宝剑能很轻易地夺走猫的性命。

然而这是黄猫目睹那把宝剑穿透花猫身体之后才意识到的。

(3)

铁钎子似飞镖,花猫则似靶心。店主老头像掷飞镖一样掷出铁钎子,正中靶心。

花猫的腹部被贯穿,“扑哧——”一声,血液喷出来,溅漫干净的地砖。

黄猫从未听过,猫科动物居然可以发出那样尖锐扭曲的叫声。

店主老头踢了踢花猫因肌肉紧绷而抽搐的身体,而黄猫在店外看着,听不清也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店主老头不要那把宝剑了,因为宝剑上插着花猫,花猫的血弄脏了剑身。

他把宝剑挂在店外,人走风来,插着花猫的剑一晃一晃的,未干的血一滴一滴。

黄猫没有花猫那样灵巧,跳了好几次才撞掉宝剑。

于是街上十字路口的鱼干店前多了一条长长的血迹,一直延伸到胡同里。

(4)

黄猫又盯了花猫很久。

花猫的身体瘫软下来,血也凝住了,只剩下嘴还张着,呲露着虎牙。

然而猫的习性就是这样。

黄猫开始吞食死掉的花猫。

大概是种奇妙的肉的味道。

(5)

没有花猫,日子也不滋润了。

黄猫很怀念天天人类喂食香肠的日子,虽然喂的不多,可是总比垃圾桶里的残羹剩饭味道好。

它会时不时地看看那家鱼干店,想着花猫总是在享用完鱼干后留一条给它。

黄猫也想试试。它学着花猫,观察之后再行动,但是失败了。

被“宝剑”重伤的黄猫什么也没有偷到,只得落荒而逃。

黄猫窝在胡同的旧沙发上舔舐伤口,被宝剑划开地方又胀又疼。

真是太累了。

花猫一直都是这样吗?

必须休息一下。

(6)

我猛地醒来,被梦惊醒,虽说不是什么噩梦,但是感觉太真实了。

我本奉母亲大人之命倒垃圾,却在胡同里看到一只奄奄一息的黄猫。

我看了下它的伤口,太惨了,整条腿几乎被撕裂。

我脱下外套轻轻裹住它,听说过这条街的街尾有一家宠物店,心想着没准能救救这小家伙,拔腿就往街尾跑。

真的有家店在街尾,在门口逗鸟的青年人从气喘吁吁的我的手中接过那只几乎没了呼吸的黄猫。

随后一名女店员招呼我进来坐,并到了一杯茶给我。

茶的味道很微妙,有肉的味道,一杯下肚,喝酒似的,酥酥麻麻地爽。

也许是跑累了,就这样趴着桌子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关于黄猫和花猫的梦。

感觉这梦有点太真了,也许是我日漫看多了也不一定。

我伸了个懒腰,发出响亮冗长的哈欠声,忽然发现那位女店员正瞪着我,一脸“庶民就是庶民,睡相丑爆了”。

与其说瞪,是因为她的眼睛圆而大,其实用盯着形容更准确一点。那双漂亮的眼睛拥着浅浅的琥珀色,镶在五官立体分明的脸上。

怎么感觉有点小高冷啊。

诶,这位姐姐好像是外国人啊!

“走吧。”她开口。

“你说啥?”我愣了。

“你的外套明天换你,记得来取。”

她说着,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没有情感和温度。

(7)

第二天,我来拿我的外套。

平静地站在门前才看到这家宠物店名字叫“养猫人”,似乎只从事有关猫的工作的宠物店。

我推门进去,昨天竟没发现,店内的装潢和咖啡厅风格类似。

昨天那位外国女店员也在,示意我过去她那里。

“等着。”

语气和眼神一样冷漠。

我坐在上次的位置等,四下看看,咖啡厅一样宽敞的店面有三四个人,读书的读书,发呆的发呆,这大白天竟然还有晒太阳睡觉的。

还有三四只猫在地上散步,没有关在笼子里。我吓了一跳,心说这工作态度也太差了。

“久等了,你的衣服。”

身后响起一温润男声。

我扭头看,是昨天那个逗鸟的青年人。近距离看发现他皮肤很白,那种白带起他整个人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既视感,说不好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他手捧着一个牛皮纸带,我接过来,扒开一条缝看了看,却闻到幽幽飘出的清香。

“那个……让看看伤者不?”

我问他,用了一个类似玩笑的比喻。

青年人皱了皱眉头,我意识到这个笑话有那么一丢丢冷。

“那只猫,能让我看看吗?”

我这次问得中规中矩,他也没回答,手势示意我跟着他。

后厅。

像是学校医务室的地方,但是更大,也很干净,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浅黄色头发的少年背对着我俩,看那清瘦的轮廓好像是初中生,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好像受了惊吓的猫,蹭地站起来,踉跄着把身体转过来、后退。

“是你在照顾它吗?”

我指了指少年怀中的熟睡的黄猫,它的后退已经被包扎起来,整只猫比昨天干净多了。

“嗯……”

少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半晌才回答,声音极小。

我注意到,少年的左腿打了层石膏,好像和黄猫是同一个位置。

(8)

衣服有晾晒过的独属于阳光(烤螨虫)的味道。

我穿在身上,心想着刚才那个黄毛少年应该是在哪哪里见过。

奇怪啊。

我自言自语。

这家店从里到外都违和。

女店员的眼睛,其他人的姿态,青年人仙儿似的感觉,和那个黄毛超羞涩少年。

各不相同,却又……

啊!

我想到了。

奇怪也好,违和也罢。

他们无一例外,像是一只又一只脾性各异又难以琢磨,无论对谁都像欠他钱似的,

猫。

END.


一篇关于流浪动物的短篇脑洞 养猫人

(1.)

黄猫已经流浪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前,它被主人抛弃,那时也是和现在一样冷的雨夜。

它窝在塞满垃圾的胡同里,思念着早已记不清模样的主人。

凉意从肚皮蔓延,鼻子也嗅到血腥,思念终止。

黄猫缩成了更小的一团,橙黄的眼睛盯着另一只猫的尸体。

(2)

那是只花猫,死之前曾是这条街的霸主。

两个多月前,黄猫流浪到这里,远远地跟着花猫后面。

花猫很会向人类撒娇,恰到好处,经常得到来自人类出于爱心而给予的食物,黄猫跟在它后面没少沾光。

两个月,差不多天天如此。

撒娇,休息,撒娇,睡觉。

瞄准年轻女性的小腿,轻蹭,发出微弱的“喵呜”,效果总是很理想。

黄猫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但它不知道花猫是不是也这样想。

不过它猜花猫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

街上的十字路口开着一家海鲜副食店,店内挂着琳琅满目各式鱼干,香味诱人。从店里偷鱼干是一项刺激的挑战。

店长是个老头,皮肤黝黑,皱皱巴巴的,样子很凶。

花猫会观察,观察几天后,抓住时机叨住鱼干,逃脱。

黄猫不知道花猫是怎样办到的,但是黄猫明白了花猫总是受伤的原因。

店主老头为了烤鱼而特意打造的铁钎子当真是锋利无比,银灰色的,又细又长,还有因熏烤而留下的碳黑,像一把历经战争的宝剑。

宝剑能很轻易地夺走猫的性命。

然而这是黄猫目睹那把宝剑穿透花猫身体之后才意识到的。

(3)

铁钎子似飞镖,花猫则似靶心。店主老头像掷飞镖一样掷出铁钎子,正中靶心。

花猫的腹部被贯穿,“扑哧——”一声,血液喷出来,溅漫干净的地砖。

黄猫从未听过,猫科动物居然可以发出那样尖锐扭曲的叫声。

店主老头踢了踢花猫因肌肉紧绷而抽搐的身体,而黄猫在店外看着,听不清也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店主老头不要那把宝剑了,因为宝剑上插着花猫,花猫的血弄脏了剑身。

他把宝剑挂在店外,人走风来,插着花猫的剑一晃一晃的,未干的血一滴一滴。

黄猫没有花猫那样灵巧,跳了好几次才撞掉宝剑。

于是街上十字路口的鱼干店前多了一条长长的血迹,一直延伸到胡同里。

(4)

黄猫又盯了花猫很久。

花猫的身体瘫软下来,血也凝住了,只剩下嘴还张着,呲露着虎牙。

然而猫的习性就是这样。

黄猫开始吞食死掉的花猫。

大概是种奇妙的肉的味道。

(5)

没有花猫,日子也不滋润了。

黄猫很怀念天天人类喂食香肠的日子,虽然喂的不多,可是总比垃圾桶里的残羹剩饭味道好。

它会时不时地看看那家鱼干店,想着花猫总是在享用完鱼干后留一条给它。

黄猫也想试试。它学着花猫,观察之后再行动,但是失败了。

被“宝剑”重伤的黄猫什么也没有偷到,只得落荒而逃。

黄猫窝在胡同的旧沙发上舔舐伤口,被宝剑划开地方又胀又疼。

真是太累了。

花猫一直都是这样吗?

必须休息一下。

(6)

我猛地醒来,被梦惊醒,虽说不是什么噩梦,但是感觉太真实了。

我本奉母亲大人之命倒垃圾,却在胡同里看到一只奄奄一息的黄猫。

我看了下它的伤口,太惨了,整条腿几乎被撕裂。

我脱下外套轻轻裹住它,听说过这条街的街尾有一家宠物店,心想着没准能救救这小家伙,拔腿就往街尾跑。

真的有家店在街尾,在门口逗鸟的青年人从气喘吁吁的我的手中接过那只几乎没了呼吸的黄猫。

随后一名女店员招呼我进来坐,并到了一杯茶给我。

茶的味道很微妙,有肉的味道,一杯下肚,喝酒似的,酥酥麻麻地爽。

也许是跑累了,就这样趴着桌子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关于黄猫和花猫的梦。

感觉这梦有点太真了,也许是我日漫看多了也不一定。

我伸了个懒腰,发出响亮冗长的哈欠声,忽然发现那位女店员正瞪着我,一脸“庶民就是庶民,睡相丑爆了”。

与其说瞪,是因为她的眼睛圆而大,其实用盯着形容更准确一点。那双漂亮的眼睛拥着浅浅的琥珀色,镶在五官立体分明的脸上。

怎么感觉有点小高冷啊。

诶,这位姐姐好像是外国人啊!

“走吧。”她开口。

“你说啥?”我愣了。

“你的外套明天换你,记得来取。”

她说着,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没有情感和温度。

(7)

第二天,我来拿我的外套。

平静地站在门前才看到这家宠物店名字叫“养猫人”,似乎只从事有关猫的工作的宠物店。

我推门进去,昨天竟没发现,店内的装潢和咖啡厅风格类似。

昨天那位外国女店员也在,示意我过去她那里。

“等着。”

语气和眼神一样冷漠。

我坐在上次的位置等,四下看看,咖啡厅一样宽敞的店面有三四个人,读书的读书,发呆的发呆,这大白天竟然还有晒太阳睡觉的。

还有三四只猫在地上散步,没有关在笼子里。我吓了一跳,心说这工作态度也太差了。

“久等了,你的衣服。”

身后响起一温润男声。

我扭头看,是昨天那个逗鸟的青年人。近距离看发现他皮肤很白,那种白带起他整个人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既视感,说不好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他手捧着一个牛皮纸带,我接过来,扒开一条缝看了看,却闻到幽幽飘出的清香。

“那个……让看看伤者不?”

我问他,用了一个类似玩笑的比喻。

青年人皱了皱眉头,我意识到这个笑话有那么一丢丢冷。

“那只猫,能让我看看吗?”

我这次问得中规中矩,他也没回答,手势示意我跟着他。

后厅。

像是学校医务室的地方,但是更大,也很干净,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浅黄色头发的少年背对着我俩,看那清瘦的轮廓好像是初中生,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好像受了惊吓的猫,蹭地站起来,踉跄着把身体转过来、后退。

“是你在照顾它吗?”

我指了指少年怀中的熟睡的黄猫,它的后退已经被包扎起来,整只猫比昨天干净多了。

“嗯……”

少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半晌才回答,声音极小。

我注意到,少年的左腿打了层石膏,好像和黄猫是同一个位置。

(8)

衣服有晾晒过的独属于阳光(烤螨虫)的味道。

我穿在身上,心想着刚才那个黄毛少年应该是在哪哪里见过。

奇怪啊。

我自言自语。

这家店从里到外都违和。

女店员的眼睛,其他人的姿态,青年人仙儿似的感觉,和那个黄毛超羞涩少年。

各不相同,却又……

啊!

我想到了。

奇怪也好,违和也罢。

他们无一例外,像是一只又一只脾性各异又难以琢磨,无论对谁都像欠他钱似的,

猫。

END.


海贼王 索香 《痒》

(一)

All Bull的发现,使得全世界有实力有梦想的厨师都来到这里开店。

Law出现在这里是个意外,他来帮路飞送东西给一个人。

这个人是这家小破餐馆的老板,七年之前曾是海贼王船上的厨师。

他扣了扣帽子,大踏步向前,推门,门上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欢迎光临——嗯?是特拉仔啊?”

金发的男人叼着烟,穿着西装,蓄着胡子,刘海遮住半边的脸。头发较几年之前稍长,也许是懒得打理的缘故被简单地束在脑后,除此之外并无变化。

“好久不见了,Sanji当家的。”

(二)

“不好好看着路飞,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Sanji和Law之间隔着整个店内的距离,不是敌人却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良久,还是Sanji先开了口。

“来送东西。”

Law从怀中掏出卡片一样的东西,走过来放在Sanji旁边,并在不远处的位置上坐下。Sanji并没有多问,拿起来就看。

Law看他把卡片翻来,阅读,震惊过后又平静下来的表情变化全被他看在眼里。

“竟然是婚礼的邀请函……究竟是哪个lady这么不开眼竟然看中了绿藻白痴。”

Sanji的语气听不出起伏,低沉的声音毫无波澜,他放下卡片,掏出香烟,点上一根就塞进嘴里,又点上一根塞进嘴里,重复,直到空盒。

(三)

“要不要去?”

“这是什么世道,连水生植物都结婚了,本王子居然还单身。”

“回答我,Sanji当家的。”

“可恶可恶可恶。”

Sanji猛烈地吸烟,头被大量的烟雾包裹着,看不清表情。

“虽然不关我事,但我还是很好奇,七年之前你和Zoro当家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因为这件事,Sanji当家的你才回避着,不回答我吧。”

Law扬起嘴角,张开双臂搭在两旁的椅背上,腿也举起搭在桌上。笑得不怀好意,行为缺乏教养。

(四)

大约是七年前,不记得是哪一天,在哪一个岛上,Sanji和Zoro在船上大打出手,打得不可开交。

没人知道原因,除了当事人。

时间隔得太久,Sanji也记不得太清。

只记得头天晚上Zoro守夜来厨房找酒,正好Sanji也在。他从酒柜里翻出一瓶陈年的酒两人坐在一起喝了起来。

后来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Sanji触到了Zoro的逆鳞。Zoro一发力捏碎了杯子,一把掐住Sanji的喉咙,将他按到在地。

“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立场。”

Sanji只记得这句话,说话时Zoro的右眼染上了不可思议的黑色,口齿之间Zoro的气息掺杂着酒的味道,酥麻之感遍布Sanji全身。

在酒精的作用下,发生情迷意乱的事情也顺理成章。

Zoro在他耳边贪婪的亲吻、舔舐,顺着脖颈的曲线,Zoro湿热的舌又攀上他的锁骨,啃噬甚至撕咬。

Sanji起初还是抗拒的,但面对压倒性的力量他选择顺从。

每当被Zoro那经过锻炼的强有力的身体撞击时,Sanji都忍不住发出娇喘,前端也渗出蜜汁来,几番反复深处的进攻,他忍不住先泄,Zoro仍会在他体内疯狂的律动,而他只能无力地环住Zoro的脖子,胡乱地喘息呻吟。

他甚至不记得Zoro在他耳边说过什么,却仍记得彼此过于强烈的吸引,因而碰撞产生最真实的快感。那欲仙欲死的感觉隔了七年的时空传来,无论舒服与痛苦都历历在目。

Sanji在烟雾中沉默着回忆,多年的海上旅途,让他对稳重、强大又单细胞的Zoro产生了非常困惑的心情,直到肉体结合交叠在一起,才清楚,那份心情是渴望。

而这份渴望被尘封多年,如今苏醒,依然热忱强烈。

(五)

Law看着Sanji一颗一颗地抽掉满嘴的烟,心说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也想知道。。。我才是。最想知道的那个人。”

Sanji含着烟,说话字句不清,Law知道Sanji还在回忆,只能瞪着眼睛等。

那晚之后Sanji依然是全船最早起来的人,他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并迅速地着手准备九人份的早餐。

他粗糙却灵活的手指操纵刀具在食材上舞动,动作轻盈声音极小,因为还有一人在同一空间里熟睡。忽尔传来窸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另一个人起来了,因为紧接着是响亮而冗长的哈欠声。

可是为什么又有刀出鞘的声音。

Sanji想着,顿觉背后升起寒气,身体本能反应,横起右手的菜刀护上左肩,“锵——”地一声,一瞬整个半大的厨房都充斥着金属碰撞的脆响。

“他娘的,你讨厌我已经到了拿刀砍我的地步了吗?”

Sanji抬脚一记飞踢。

当时的心情真不是用言语就能形容得了的,那份诧异、失落,还连带着不肯熄灭的渴望,多年之后,依然能使胸腔偏左一侧绞痛难忍。

后来的故事很简单,两人在厨房外扭打起来,船员们闻声醒来,却无力阻止。

再后来,Luffy愤怒的一击迫使两人停手。被强制拉开后谁都只字不提,沉默中,Zoro收起宝刀,系上头巾愤然下船,再也没有回来。

几个月后,Zoro战胜鹰眼,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剑豪。那是Sanji最后一次听到关于Zoro的消息,当晚草帽一伙秘密宣布暂时解散,全九名成员奔向世界各地,再无联系。

至今。

(六)

Law看着Sanji抽掉最后一颗烟,此时已是深夜。

Sanji看了看空荡的烟盒,随手扔掉,起身正正衣领,向门外走。

“你要去哪Sanji当家的?”

“买烟。”

“对Sanji当家的手艺很是怀念,一份鳗鱼饭团,就在店里吃,我饿了很久了。”

Sanji抽了抽嘴角,又挠了挠嘴角,看得出自己的手艺被夸很开心。

“喂儿子!一份鳗鱼饭团给外面最没教养的家伙,记得收钱。”

他大声对后厨吆喝,只听锅碗瓢盆叮叮咣咣一阵乱响,后厨才传来一少年的应答。

“笨死了。”

Sanji骂了一句,很轻。

(七)

鳗鱼饭团来的很快。

穿着厨师服的年轻人端着卖相精致的手捏饭团,搁在Law面前。

“请慢用。”

想不到满口脏话的男人,竟然有这样彬彬有礼的徒弟。

Law心想着,下意识地微抬头看,年轻人似乎十八九岁,瘦瘦高高的,皮肤略黑,体格还算不错。

呵,还带着耳坠呢。

Law笑了笑,话未出口。

耳坠?

金色的??

Law猛地站起来,抓住年轻人的肩膀,盯着他的左耳看。

啊啊,水滴状。

“失礼。”

他抬手摘下年轻人的帽子。

Law的眼睛瞪得老大,那个颜色,那个造型,不会错的,眼前的人,活脱就是一个年轻版的Zoro.

“绿藻。。当家的?”

“是厨师,不是剑士!”

年轻人愤愤地抽回帽子重新带上,听语气似乎在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师傅也总说我长得很像那位剑士先生,还送了耳坠给我。”

“那。。儿子。。”

“也许他和那位剑士先生关系不好所以叫我儿子来撒气吧,一提那位剑士先生的名字,师傅的脾气就古怪起来,那人的名字简直是禁忌啊!”

Law坐下来愣愣地哦了一声,想了想便开始享用美味。

有趣。

他边嚼边想,目光落在插满烟头的烟灰缸上,又紧盯着年轻人不放。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