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
信白

这一篇有点长
我想象中的信白,emm,重言没那么霸道总裁,太白也没有那么骚得辣眼。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4

张良听完韩信所述,终于知道刘邦为什么整天叫韩信雏儿了。
韩信打仗的本领没话说,偷野偷龙偷水晶,但是不打仗的韩信整个就是一个呆b。
还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
人家调侃你开个玩笑,你二话不说揍了人家一顿,然后一连几天跟踪人家,张良想了想韩信偷窥的画面,认为李白的行为可以理解,并表示剑仙的笔迹一定很好看。
韩信答是挺好看。
本来在一旁笑的打滚的刘邦见两个手下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突然严肃起来。韩信害怕这样的刘邦,见主公严肃,自己便更加的不苟言笑。
“重言,这事儿有问题的是你。你应该和太白好好说一说,道个歉。”
刘邦严肃归严肃,可提出的解决方案韩信并不太想接受。
韩信觉得自己没错,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郑重地答了句末将明白就提枪离开。
君主就是君主,话落就是铁则,拼上性命也要执行,至于进言是子房的事,他身为将军只需征战沙场。

他不打算向太白道歉。

王者峡谷里的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大部分的时间野区都姓韩。
偶尔会看到赵云给诸葛送蓝,还有至尊宝和紫霞,韩信全当没看见,因为二打一着实吃力。
但一路过上次同李白过招的野区,和李白写过滚字的野区,韩信的胸腔里就一阵抽搐,什么感觉说不好,总之就是难受,难受到右手握不住从未觉得沉重的枪。
韩信去找庄周了,庄周可算的上韩信为数不多的朋友。因为鲲喜欢被他偷。
庄周闻有人声,却没睁眼。
韩信见庄周闭眼,不知是睡是醒,没有叫他,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鲲倒是很诚实,一个咸鱼翻身主人就滚了下去,游到韩信身边上蹭下蹭,庄周内心一万个mmp。
“韩将军。”
庄周打了声招呼,韩信没应他。庄周抬眼瞄了下韩信,也不问,自顾神游。韩信很喜欢这种沉默的相处方式,伸手挠着鲲的下巴放松心情。
“庄子先生,重言近日……”
韩信想说心神不宁,可听起来感觉怪怪的,思索一番,没说。
然而庄周早已看穿一切,近日的韩信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只是眉宇间的杀伐不在,尽是犹豫。
“若不直言,便是心存疑虑,心若有疑,将军自己去探寻答案便可。”
庄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试一试能不能套出他的话。
“我不想。”
韩信回答的斩钉截铁,庄周表面上没有动作,心里已经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这韩重言莫不是在傲娇,结合最近峡谷里的新闻,估计是他和李白吵架了。

庄周轻笑
“将军曾言,在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可若不回头便无法胜利之时,将军该如何。”
韩信一时不语,轻轻推开还在耍贱的鲲,起身,颔首,走人。
庄周表示不知道韩信想通还是没想通,自己乱说的,太白你好自为之,然后还要联系周瑜,问一下能不能借个火把鲲烤了吃。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