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
信白
谢谢看过的每一个人
求而不得,仍是难舍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太白,我可以喜欢你吗——
part  5
李白不知道韩信经历过什么,但是他知道韩信有病,脑有病。
打完人之后还跟踪人,这回好了不跟踪了天天追着屁股后面抓人了。
妹子都撩不成,打个野的功夫韩信都能窜出来,要不是韩信不太清楚将近酒的技能,天知道自己落进韩信手里是个什么下场。
韩信这边则在为抓不到李白而郁闷,按说自己这三段位移,他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可就是连李白的影子都摸不着。
今天也是毫无收获,韩信看着李白消失方向,想着那日的光景,发誓要精进位移技能,讪讪而归。
还是赵子龙赵将军人好,见韩信一连几日都无精打采,开口询问何事。
“技不如人,追不上人。”
韩信直言不讳,赵云一惊,只是眼中闪烁,一晃而过。
“可是李白?”
“嗯……”
韩信承认了,尽管不那么情愿。
“你可清楚李白将进酒的第三段位移会回到起点?”
韩信眼睛瞪得老大,摇了摇头。
韩将军追着李太白不放这件事峡谷里人尽皆知,赵云打野不止一次看过这场面,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缘故。
“打匹配的时候,太白兄弟经常用这第三段位移逃脱追击,军师往往会让我在原地看住他分身,主公叫它蹲影子,是不是很好记?”
赵云说的言辞恳切,韩信听得十分受用。
果然第二天李白就被抓了。
心里一万句吃柠檬(这就是骂人的,取拼音首,怕被河蟹),哪个儿子告诉韩信这傻小子蹲我影子这一招的,千万别让我李某人抓住,不然我青莲剑歌刷死你。
李白的胳膊被韩信死死抓住,索性闭上眼睛认命。
等了好一会儿,胳膊还是被韩信死死抓住,自己保持着这个姿势有点僵了。
“韩重言你要杀要剐李某我绝不会有半点说辞,但是你这样抓着我我真的很难受!”
李白怒斥,韩信闻言松手。
白衣的剑仙活动下手臂,忿忿转身,看见身披重甲的将军别过头去并没有没有看自己。
“打吧,不就是说你跳了吗,至于这么追着我不放吗,李某我发发慈悲让你打一顿,你消气了就别缠着我了。先说好,不许打脸。”
李白把酒葫芦和剑一摘,席地而坐,准备迎接狂风暴雨。
谁想那韩信也撂下长枪,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相视而坐,在王者峡谷的野区里。
李白想自己的帅脸是不是快和扁鹊一个颜色了。刚要开口便听见韩信低声道:“我不是……要打你……”
沉默
“我是想看你笑一笑,但那天打你确实是因为你说我……”
沉默,李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脑子里飞速想着这小半月发生的事,好像想通了点什么,再看韩信板着脸不肯直视自己的样子,好笑道:“这就是你跟踪我还追着我跑了那么多天的理由?”
红发的将军轻咳了一声,把头偏的更厉害了,一缕火红垂下遮住侧脸。
李白再也忍不住,捶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之中还掺夹着韩将军可爱的字眼,韩信又羞又恼,忍无可忍地回头要李白不要再笑。
于是紫蓝色的眼睛里便映着这样的画面,白衣褐发的年轻人咧开嘴大笑不止,笑弯了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似是月牙还含着碧色的星辰。乍时风起,草木沙响,李白抄起酒葫芦海饮一番,杜康辛辣,惹得太白剑眉一紧,旋即又是大笑,恣意潇洒。
“韩将军,你看李某好看吗?”
韩信一直看着笑极狂饮的李白,若问这世间有谁半醉半醒还能英气不减的,只有这眼前一人。
“好看。”
不出意料的回答,躲在附近草丛的李元芳摇了摇头,在小本本上写下了韩信的回答,赶忙会去向狄仁杰报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