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
信白

把信白写成我想要的样子,一人付出,另一人回应,温柔与宽容兼并。
那么处对象模式心照不宣的开启了。
我们说好的,信白应该从头开始。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part 7

飞镰划开皮肉,伤口深且宽,很难愈合。李白撩妹已是力不从心,光是坐着不动,纱布都会渗出血水,触目惊心。
韩信看着眼前的人疼的龇牙咧嘴,好像伤口在自己身上,隔天就把所有的药品家当带了过来,哗啦啦地抖落在李白面前。
“有能用的吗?”
李白内心哈哈哈哈哈×10086,这个韩信厉害了,太好懂了,跟大狗子一样。
他伸手摸了摸韩信的红发,本来想像拍拍狗头那样拍一拍,接触之后发现意外的柔软,玩了起来。
韩信见李白玩自己的头发玩的开心,也没有拒绝,直直的盯着伤口。
“何人所伤。”
李白没有马上回答,牵出一缕红发,萌生出编个小辫子的想法。
“谁能伤的了我啊,酒喝多了而已没注意草丛里蹲着个人。”
李白随口,继续手上的动作,但是胳膊抬得太高会牵扯到伤口,他便夹着胳膊编辫子,韩信似是察觉道了,微微歪头,让玩头发的人方便些。
“何人所伤。”
韩信又问了一次,语气冰冷。
“唉……那天确实喝多了,看见红红的一个人在那边晃,我就以为是你呗,这不就被偷袭了!”
李白小心周旋,并没有说出玄策的名字,新来的刺客型英雄嘛,想当年自己来峡谷的时候,也着急证明野区姓李,结果被一再削弱。
玄策其实不坏,但确确实实是个臭小子,下手还不知道轻重。剑仙心里抢了将军的台词,暗自发誓必将奉还回去。
“百里玄策?”
woc韩信你这个时候脑子怎么转的这么快?
眼看着搪塞不过去,李白就开始说瞎话:“嗯……对,长得还挺可爱的,挺像元芳的。我看他一个位移冲出来,结果不是你,失望了下,输了。”
辫子编的歪歪扭扭,丑的一比。
李白哈哈哈哈地干笑着编完了辫子,拍了拍韩信的铠甲,说着挺好看的,结果自己都不愿意瞅。
韩将军并不介意,坐直了身子,柔声对李白说了句谢谢。
他放轻的声音真好听啊,李白心想。撩人无数的剑仙,又想撩将军了。
“我说重言啊,你们将军不都是枪不离手吗?怎么这两日不见你拿着?可是怕了那怪医扁鹊了?”
李白嘴角一挑,掩饰不住的蔫儿坏。
“为你,无妨。”
韩信收下了李白的坏笑,一双紫蓝色的瞳,两个丰神俊朗的仙。
李白觉得那胸腔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