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abac et le vin

王者荣耀云亮

未来纪元×星航指挥官

_(:3」∠❀)_
哎呀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殊途——
星航指挥官诸葛亮作为法师初入王者峡谷,因其技能伤害犀利,锋芒毕露。
加上未来纪元赵云将军的倾力辅助,诸葛很快被冠以新一代“峡谷杀神”。
军师指挥从无疏漏,将军执行从未失误。
无论是抓人还是反野,青蓝色的战士先手开团,冰蓝色的法师后手收割,二人配合无间,无往不胜。
还是孙尚香看出了端倪,赵将军未免对军师太过关心了。
兵线人头留给军师自是不用说,打野战士赖以生存的蓝buff也毫不吝惜,若不是自己把红buff看的紧,不然也得被诸葛拿去。
“赵将军对军师这样好,莫不是拿军师当自家的夫人了?”
孙尚香有意调侃,本是想旁敲侧击,要将军拿捏三路平衡发育。
不想那赵云竟答:“是。”
醇厚干净的声音落地,炸起一道无声的惊雷。
诸葛军师的脸上挂着红云,凑热闹的将士面面相觑。
心意明了,这二人的关系没什么起伏,却也是微妙。
一直到诸葛亮被削弱的那一天。
伤害不在高额,位移也缩短,尚未适应改动的星航指挥官在中路险些被单杀。
赵云及时赶到,救下残血的诸葛,并拿下一血。
昔日的天骄,此刻颤抖着站在将军的身后。赵云嘴上不说,心里确实疼的厉害。
那一场比赛,子龙持枪手刃二十余个人头,打爆三路,强拆水晶,战绩傲人却换不回心上人眉头一展。
是夜,将军来峡谷训练营寻人,果然自家军师在那里苦练。
诸葛亮是天才,但从不乏刻苦。
弥补差距不是一夜就能做到的事,别说诸葛,凭谁都不行。
赵云看着诸葛气喘吁吁的背影,大步上前,扳过诸葛面向自己,低头对着指挥官累的发白的双唇,重重一吻。
赵云的脚步声,诸葛已是听了千千万万遍,纵使这一吻突然,他也只是惊讶而没有拒绝,赵云似是得到许可,拥人入怀,吻得更是深情。
和扣住嘴唇的霸道不同,赵云的舌头在诸葛的口腔里温柔却肆意,汲取着心上人的甜蜜远远不够,还卷着诸葛得舌一齐绵长,错愕得法师来不及反应,任由战士吻到窒息。
感受到了怀中人呼吸困难,赵云才不舍地离开。
诸葛被亲的发蒙,整个人还沉浸在方才的温柔里,拼命呼吸着空气,顾不上嘴边狼狈。
将军一笑,侧头舔舐军师嘴角牵出来的津液,又在他唇上轻轻一扫。
又是一阵酥麻快感,顺着脊梁一路攀爬,刺激着诸葛在迷乱不已。
“亮。”
听到有人轻唤自己的名字,诸葛猛地清醒。
“我可以保护你,你不必勉强自己。”

说着赵云欲上前再次拥住诸葛,不想诸葛一个撤步,躲开了他的怀抱。
“云。”
诸葛同赵云保持着距离。
“我知道。”
此刻军师的声音已是冷峻,他虽为法师,脆而不弱,虽然被削着实不爽,但是他也不需要被如此溺爱般的保护。
他是峡谷的星航指挥官,是被设定为自信高傲的天才。
他知道赵云是好意关怀,可心头屈辱感更甚。
沉默。
诸葛不愿看他,转过身去。
“你可曾……有一点心动?”
他听到赵云的声音略带呜咽。
“将军今日春风得意,想儿女情长莫要找错了对象。”
诸葛避而不答,半晌又道:“舞姬貂蝉不是迷恋将军许久么,将军若有意不妨去她那处走走。”
诸葛尾音带笑,想岔开这个话题。
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听到赵云的龙枪电流噼啪作响,额顷又平息。
回首,四下无人。
赵云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可是已没有机会解释。诸葛望着空且死寂的周围,连他消失的方向都不知道。
注定是一夜难眠。
清晨归来的赵将军成为峡谷焦点,子龙夜半寻貂蝉,彻夜舞蹈,一时风流言语铺天盖地。
冷峻的将军不做任何回答,颔首而对被人群簇拥。
诸葛默默现在人群外围,心中有话却无从开口。
“军师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人们的视线潮水般涌向自己,还有他的,一双亮蓝色的眼睛冷若坚冰,注视着自己时却炽热无比。
“赵将军。”
尴尬,这世界上也有他诸葛亮无法解决的问题,打了声招呼就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若他只是因为自己无心一句,就另寻芳草,那么那些温柔和那个吻,连同自己未说出口的心悦你,通通断送便是。
赵云看着诸葛亮离开的背影,胸腔一阵剧痛。
想那数月前冰蓝色的法师初入峡谷,是用怯生生的语气唤自己赵将军的,那认真又拼命的背影映入他的眼帘,从此他赵云发誓一生的视线只追随他诸葛亮一人。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昨夜绝世的舞姬貂蝉,倾尽她一生的技艺都没能博得他赵子龙一眼的垂青。

孙尚香坐在自己的炮弩上,侧歪着头,看了看诸葛,看了看赵云,轻轻叹了口气。
她听到了昨晚两人的对话,看到了两人接吻。
若将军等等再走,若军师早些回头。
只可惜,一步千里,一句三秋,一念错过,这两人便只剩殊途。
@MADAO34

评论(3)

热度(27)